天柱山

明天
后天

微信 微信
微博 微博
小程序 小程序
抖音 抖音
回到顶部
山东市场 山东市场
江苏市场 江苏市场
 湖北市场 湖北市场
上海市场 上海市场
 江西市场 江西市场
安徽市场 安徽市场
湖南市场 湖南市场
浙江市场 浙江市场
河南市场 河南市场
您所在位置: 玩转天柱 >  游玩攻略 > 详情页
初次探险大东关


   大东关,是天柱山的东关游线,是最原始的部落。很早就听过有关东关的传说,不仅景色秀丽,而且险境丛生,一颗心被诱惑的蠢蠢欲动,总想逮着机会就去历险一番。20161215日,我们临时组建的探险队出发了!

  四人组合的探险队:王老师来此省摄影协会、向导陈老师是妙笔生花的文人、最年轻的戴老师在电视台专门负责制片、我平生第一次出任摄影家的“模特”,这个有趣的组合,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从潜山县城集合出发,半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东关外围一个院口下车,徒步进山探险。因为探险,我们放弃了乘坐大龙窝上下索道的方便,坚持走古道野径,野趣也在其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你看,茂密的丛林里,冬季松树上的黄色松针尽落,覆盖在山坡、树根、路径上,以及零星的洒落在低矮些的植被和堆积在平整的石面上,行山的路径就出没其中,若有若无,若隐若现,颇费猜疑、迷离,自称向导的陈老师,把我们带向了另一个纵口,越深入越觉得不对劲,然后疾呼:“同志们,我们可能走错了路线,找不到标志物了”!迷了路啊?“陈老师,我可是把这一天完整的交给你了哦,日落之前我们得回到出发点”我有些担忧我们走不出这座山了。赶赶紧,在朋友圈发个图片,莫要等失踪后无迹可寻。

image.png

  偌大的山林,寂静极了。灿烂的阳光透过树林枝桠间缝隙洒落,像粒粒金子,像一面面闪亮的镜子,又像沙滩上落潮后的贝壳。接一捧在手中暖洋洋的,忽地,阳光大方的照在我们的脸庞上,俏皮的在我们的身上跳跃。惊惧!停顿!那是什么?怪兽耶!张着血盆大口······太恐怖了!向导陈老师居然若无其事的走近它,向我们介绍它的学名“鹦哥石”。呵呵,原来是鹦鹉哥哥啊。那个在天空中飞翔的灵巧的精灵,总么会变成巨石伫立在这丛林深处呢?可我总么看,都像一只犀牛,那常年历经雨水洗礼的沧桑的背脊,古幽幽的,似乎看到它的肌肤纹理,它的肥硕,它的力量,还有它的双眼处的褶皱,不幸的是它的鼻子,那最厉害的兵器被谁折断了。也许,犀牛才因此而狂躁、愤怒、抓狂。友谊提醒一下下,旅友们,要安抚它,爱护好它哦,莫要再次试图欺负它,它有可能在某一刻获得生命,你岂能逃之夭夭?

  虽然已经进入冬季,一些植物迎合着节令枯萎、消亡,但另一些植被却旺盛的生长着,翠绿翠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魅美的舒展身姿,像个舞蹈家。我们想抓拍它们的每一个细微的镜头,偶尔,那些裸露在地表上的错综盘节的树根,也闯入了我们的镜头,以它们的苍劲,甲骨文的记叙方式诉说着远古的故事。但凡有不懂的,就要“追根索源”,诺,这就是我们的古典密码,打开它,就是打开了一切。生物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告知了我们所有的秘密,只是看我们如何去破译,或者要体验一下我们之间的默契与灵犀,若或,我们是不是它想遇见的那个人。

  山路愈来愈陡峭难行,我们由直立行走自觉退化为四肢行走,陈老师在一旁唏嘘:“爬山,爬爬山······名副其实的爬山” 。哈,这台阶有我们不可磨灭的记忆,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特别是在奇谷天梯的那一段行程,真想放弃了。腿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咋拎也拎不起来,汗珠子还一个劲的直冒着,气喘吁吁地,恨不得散了所有的武装,特别是摄影师背负着摄影器材的行囊,重量足达30斤。这职业精神,不得不去钦佩。(/夏荷


THE  END